警惕消费陷阱小心网上年货节的这些“坑”

小心网上年货节的这些“坑”

眼下,打开所有购物网站,主旋律都是一水儿的年货节,红包、满减、支付优惠……气势与力度丝毫不输“双11”。快过年了,电商平台要抢割猪年最后一波流量,商家要力争赚到鼠年,消费者也惦记着薅足羊毛迎新春。相比刚刚过去的“双11”“双12”“黑五”,消费的由头和背景虽然变了,故事却还是一样的故事。也因此,您买买买的同时,可别忘了那些屡曝屡犯的消费陷阱,毕竟春节图的就是喜庆,谁乐意添堵呢。

他们呼吁,监管部门应加强对主播平台的监督,打通消费者维权渠道,甚至建立直播带货的专门维权通道,做到早发现、早治理,呵护新模式健康成长。

作为消费者,您在陶醉于直播购物的同时,还是要擦亮双眼,心里对商品的性价比要有个清晰的认知,尤其不要轻信福袋、秒杀、直播专属链接,更不要相信直播转账之类的交易方式,谨防上当。

此前,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公布了“双11”期间各种乱象:“直播带货”频翻车,短信轰炸扰人烦,“定金”“订金”混淆导致预付退款难,平台优惠现“bug”,商品质量槽点多,先涨后降套路深,商家迟迟不发货,物流时效打折扣,等等,这些现象延展到了“双12”“黑五”,又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地蔓延至年货节──

将订金改为定金、提出此定金非彼订金不予退还的条款,属商家打“擦边球”,“定金不退”仍属霸王条款

从2019年底至2020年1月,主要针对从事电子商务活动的综合性平台、商品交易平台、网络订餐平台,以及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易发多发的平台网站,集中整治电子商务平台把关不严,不落实基本义务、平台治理义务和协助监管义务等问题。监督检查的同时,通过法律培训、集中座谈、企业自查、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对平台企业开展指导检查,对发现的违法违规行为依法查处,并曝光典型案例。

“虚假宣传、产品质量是近几年消费者投诉较多的问题。”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告诉记者,从各大城市市场监管系统或指导或约谈的情况来看,这两大问题都特别突出。

四部门联合约谈马云等人,如果能透露些约谈内容,就更好了。蚂蚁金服这样的互联网金融巨头显然需要受到监管,所以舆论对四部门的约谈很关心。互联网金融有很多奥秘,尤其需要透明,让公众了解政府的监管情况,大家会更安心。

到了 11 月 2 日,《金融日报》再次发布文章,来探讨金融科技发展中需要思考和厘清的几个问题。文章表示,迄今为止,科技创新不是颠覆了金融体系,而是经过实践检验后逐步融入了金融体系,金融业本身就是信息科技行业。

随后,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蚂蚁集团就此事进行公开回应,回应宣称:

可以看到,包括蚂蚁集团在内,监管部门要对所有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进行监管。

今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

记者还了解到,目前,我市正在开展落实电商平台责任专项行动:

■ 督促删除违法商品信息100余条

“定金”“订金”易混淆 预付退款还是难

雷锋网注意到,就在证监会官网发布上述消息的几乎同时,中国银保监会在官方渠道发布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本文简称 “意见稿”),并就此公开征求意见。

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办法基本出台

为给消费者营造放心的网络消费环境,我市市场监管部门深入推动2019网剑行动,发挥政府部门与企业互动作用,开展落实电商平台责任专项行动。同时防患于未然,提前规范治理,预先发布消费警示,并组织重点电商平台、网站召开行政指导约谈会,给网络经营者打“预防针”、竖“高压线”,从源头上规范网络市场交易秩序。

目前,关于四部门对于蚂蚁集团有关人员的具体约谈内容,尚未可知。

打“预防针”竖“高压线”

比如,意见中谈到,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融资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 1 倍;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 4 倍。

蚂蚁集团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继续沿着 “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 的十六字指导方针,继续提升普惠服务能力,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因此,如果商家和消费者约定的是定金,消费者后期取消订单时,商家对于消费者预付定金可以不退款,从法律上站得住脚。但实际生活中很多消费者对于定金规则并不知悉,也不会打开协议进行阅读,且平台和商家往往处于强势的一方。“为避免促销活动中存在引诱消费者提前下单的情况,建议商家在涉及定金不退的条款后面补充:如果商家违约,需双倍返还定金。”丁秋萍说。

“定金”“订金”是老生常谈的问题,而目前预售玩法依旧逃不过满满的套路。和高女士一样,很多消费者发现进入预售付款页面后点击付款却遇“拦路虎”,下拉滑动屏幕才发现是规则同意提示,只有确认勾选才能购买。

需要注意的是,网络小额贷款业务正是蚂蚁集团的一项重要业务。

不过,从另外一个层面讲,这次约谈其实并不是毫无来由——如果对国家金融管理部门的声音有更多的关注,其实会更容易理解。

丁秋萍进一步表示,工商行政部门曾在《网络商品和服务集中促销活动管理暂行规定》中规定,“网络集中促销组织者不得采用格式条款设置订金不退”。而针对商家玩弄“订金不退”和“定金不退”的文字游戏,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将订金改为定金、提出此定金非彼订金不予退还的条款,属商家打“擦边球”,“定金不退”仍属霸王条款,将依照《合同违法行为监督处理办法》进行查处。

“预售订金不可退规则同意选项,很大程度上给了平台或商家责任免责,在提示消费者的同时也避免购买之后退款引发的消费纠纷,但却让消费者觉得这是平台或商家推卸责任的一种表现。”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表示。

电商直播,无疑是当前网购平台最生猛的存在。眼下,打开淘宝京东苏宁蘑菇街等一众电商平台,年货节直播都在如火如荼进行中。二、三线演员,闯出名气来的头部主播,众多嘴皮子足够利索的素人,都穿梭在各自的直播间里,销售各种各样的商品:羽绒服、牛仔裤、空气炸锅、电饭煲、海鲜水果大礼包,甚至翡翠原石、家庭影院KTV音响……伴随着一声声“宝宝”的呼唤,一阵阵猝不及防的红包,一遍遍不厌其烦的展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心地跟上了主播们的节奏:下单,买!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到,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主管的报纸《金融时报》连续发表了三篇评论,直指金融科技公司的监管问题;《金融时报》由中国人民银行主管,是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汇管理局指定披露重要信息媒体,证券市场信息披露媒体。

意见还要求,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 30%。

整个事情的发生,似乎毫无征兆。

眼下,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习惯看直播购物,因为解决了“隔山买老牛”无法体验的痛点,并且在看直播的过程中,还有抢红包、折扣等福利。但跟电视购物相比,直播购物的安全指数确实打了折扣。因此,很多消费者告诉记者,希望电商直播要做好审核和监督,别让直播带货这个新模式走歪了,别让假货钻了空子,别让三无产品找到了新土壤。

作为电商法实施后的首个“双11”“双12”年货节,近两个月监管部门最忙碌。多地职能部门都掀起约谈电商热潮,对电商平台念起了“紧箍咒”。

北京京师(泉州)律师事务所丁秋萍律师表示,根据《担保法》第89条规定:“当事人可约定一方、向对方给付定金作为债权担保。债务人履行债务后,定金应当抵作价款或者收回。给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债务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收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债务的,应当双倍返还定金。”

11 月 2 日晚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在官方渠道发布消息,宣称四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集团有关人员。具体内容是:

本场比赛,内马尔打进两球,助巴黎3比1取胜,并将曼联推到了末轮客场死拼的地步。

简短的一句话,引起了广泛关注。

电子商务助理分析师蒙慧欣表示,在《电子商务法》中,已经明确规定了卖家必须按照自己承诺的方式和时限向买家交货,同时货物在买家接收前的风险和责任都由卖家承担。该规定加大了卖家的责任,减轻了买家网购的压力和风险,对消费者来说是好事。因此,如若卖家未能准时发货,就面临违约风险。

因此,文章强调,应当将所有的金融活动纳入监管,并确保实质相同的金融机构和金融业务遵守相同的监管规则。

意见还表示,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 30 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 3 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该两项金额中的较低者为贷款金额最高限额;对法人或其他组织及其关联方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 100 万元。

其实,无论是蚂蚁集团被约谈,还是对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监管,都是有信号的。

文章还表示,任何金融企业都希望无限制扩张且不承担后果,但监管部门尤其是央行要考虑全局风险;如果一家金融的企业业务规模和关联性都很大,就需要对其实施宏观审慎监管。

意见稿表示,为了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防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保障小额贷款公司及客户的合法权益,促进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健康发展,特意制定了上述办法。

毕竟,这世间并不存在什么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不要轻信福袋、秒杀、直播专属链接,更不要相信直播转账之类的交易方式,谨防上当

百度一下“直播带货 假货”,对各种乱象的爆料就活色生香地呈现在你面前,这其中甚至像烈儿宝贝、空姐昕怡这样拥有几十万“粉丝”的中部主播,都有被诉卖千万假货的记录。记者身边有一位朋友窦女士,不久前就被某直播平台一位“长相极其慈祥温暖的大娘”给忽悠了。该大娘直播卖海虾虾仁。老人家用质朴无华的语言讲述这虾仁如何新鲜环保,说自己打小海边长大,一直都吃这片海域的这种虾仁,还现场生剥生吃给你看。窦女士正在减肥期,午餐主菜是鱼和虾,又看大娘样子平实温暖就像身边的姑姑姨妈似的,就当即下单买5斤。等拿到手一看,傻眼了,全是灰乎乎样子猥琐的小虾干!跟大娘展示的新鲜饱满的大虾仁简直云泥之别。她第一时间联系直播平台,可哪里还找得到!很多跟她一样上当的消费者也一起要求维权,然,你的证据呢?你投诉谁呢?那可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平台且已关闭。另外,你的时间耗得起吗?窦女士们只得自认倒霉。

马云等人被约谈,蚂蚁集团回应

商家迟迟不发货 消费者等得“心凉凉”

“预付款规则挺令人反感的,强制勾选‘不退’选项。”高女士告诉记者,虽然预订款价格诱人,但被强迫同意预付的定金不退,总给人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她反问,“如果是因为卖家原因造成不能发货,定金该如何处理呢?”

“今年‘双11’我买了件皮衣,‘双12’买了件防寒服,都是过很久不发货,后来问了商家,才知道因为是清亏款,没货了。”家住河东区新开路附近的刘女士抱怨,眼下又赶上年货节大促,她就没再买清亏款了,“着不起那个急”。

降价不主动告知 “价格保护”靠自己

还有马上就过年了,因此有必要提醒消费者,购买年货、迎新礼服等年节应景性很强的商品,最好跟商家敲定好时间,别等大年初三过去了,您订购的拜年唐装还在路上。

■ 实地检查网站、网店经营者2000余个(次)

文章最后表示,科技巨头进入到金融科技领域,要明确其金融企业属性,应将其纳入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框架。

直播带货正疯狂 频频翻车“槽点”多

由此,会议表示,要加强监管,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有效防范风险。

当天晚上,《金融时报》转发了一篇《关于金融创新与监管的几点认识》的文章,文章称:

意见还明确了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公司在业务许可范围、注册资本、控股股东、互联网平台等方面应符合的条件;提出了网络小额贷款金额、贷款用途、联合贷款、贷款登记等方面的有关要求;还要求不得诱导借款人过度负债;明确客户信息保护、存量业务整改和过渡期等安排。

目前的金融科技业务和传统银行没什么本质区别。在我国几家 BigTech 公司的金融业务中,最赚钱的是消费信贷业务,本质上也是吃利差模式。有人批评银行贷款是当铺思维,但从事金融服务的 BigTech 公司与银行贷款一样,在实际放贷中也使用担保品。

一言以蔽之:我国对金融科技实施全面监管的时代,已经到来。

与此同时,市市场监管委与大型电商平台联合开展了“政法会客厅”活动,通过现场互动问答和在线咨询的形式,向网络交易平台上的天津网络经营者集中宣讲相关政策,规范经营行为;回应消费者关切的大数据杀熟、默认勾选等网络消费纠纷问题,提高消费者自我保护意识。

直播带货不能这么率性

“如果我自己没有发现这件商品又降价了,也就不会有这笔退款了。无论平台方还是商家,没人通知我或者主动把差价退还给我。”郝女士遗憾地说,短短两三天,说好的“最低价”就被击穿了,这让人开始怀疑自己抢到的那些特惠战利品的价格──究竟是站在“山顶上”还是“半山腰”,而维权又只能靠自己,无形中增加了时间成本。

据《金融时报》报道,10 月 31 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专题会议。此次会议强调,当前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快速发展,必须处理好金融发展、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关系。

记者采访了解,当前除了薇娅、李佳琦等少数头部主播拥有自己的团队,多数中小主播都是商务审核直播一把抓,对其所直播的货物缺乏相应的审核。并且,出于经济利益考量,他们几乎很少拒绝与商家的合作,事实上他们也多半缺少话语权。这是直播带货频频“翻车”的主因。

尽管近年来网购发货速度和物流越来越快,买了商品可能转天就能送到,但在网购中,商家发货时效依然经常受到消费者诟病。电商大促期间,商家的商品流动量较大,库存供应跟不上,为此商家都会明示消费者发货期限,对于急需商品的消费者就要谨慎下单了,但也有部分商家迟迟不能按时发货,甚至虚假发货或干脆不发货,让消费者等得“心凉凉”。

郝女士查看“价格保护”规则发现,价格保护有一定的门槛,在时间上仅支持“订单支付成功后至确认收货7天内”,而且,拼团订单不支持价格保护,同一商品只能申请一次价格保护,购买商品有赠品、赠券的不支持价格保护,下单时已使用优惠券、红包、购物津贴的也不支持价格保护……郝女士倒吸一口凉气,还好,她购买的商品还差两天就过了价格保护的时限了。她赶紧申请价保,半天以后,平台方将差价104元退到了她名下的礼品卡里。

■ 全市已检查网站、网店8000余个(次)

每天这么多场直播,数不过来的主播,其间有没有鱼龙混杂兜售假货的?有没有言过其词夸大货品功效品质的?回答是肯定的。

在一次拼抢中,内马尔坐倒在地,麦克托米奈在后退时,脚踩了巴西人的脚踝,内马尔对此十分愤怒。后来,当双方在半场休息时走向球场通道时,内马尔跑向麦克托米奈理论,气氛一度十分紧张,林德洛夫不得不将两人分开。

这次约谈信息的对外公开,时间点非常微妙。

一方面如若卖家未能准时发货,就面临违约风险,另一方面消费者购买应景性很强的年货,最好跟商家敲定发货时间

对金融科技实施监管的时代已经到来

当晚,针对此事,《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发表评论称:

无论平台方还是商家,没人通知或者主动把差价退还给消费者,增加了消费维权的成本

11 月 1 日,《金融日报》再次发布了一篇资深学者撰写的题为《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的文章,文章表示,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带来五种风险,分别是垄断和不公平竞争风险、产品和业务边界模糊风险、信息技术可控性和稳定性风险、数据泄露与侵权风险和系统性风险。

还有消费者表示,作为推销员,网络主播也应对其销售的产品质量负责,如果宣传的产品与其实质不符,导致消费者权益受损,主播也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元旦以来,家住南开区白堤路一带的郝女士已经给自己和老公网购了6件羊绒毛衣。相比线下商场动辄上千元一件,她觉得线上年货节更划算。5天前,她在网易严选上给老公买了一件棕色圆领纯小山羊绒毛衣,原价799元,赶上年货节“暖冬特惠”,降价到599元,优惠了200元,郝女士愉快地“抢购”了。3天以后,她在严选上给自己买毛衣,挑选过程中无意间又瞥到了那件男款棕色羊绒毛衣,一看价码变成了495元,比她买的时候又降了104元!郝女士心情一下子不大好了。她跟客服交涉,对方告诉她可以申请“价格保护”。

本文参考文献:(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天津大学的何老师指出,跟电视购物和电视广告不一样,网络直播更有即时性和随机性,而且基本是在没有通过有效审核的情况下就播出去了。部分主播为了赚取广告费搞虚假宣传、直播带货某些三无产品,确实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